道格恩格尔巴特是如何成就所有演示之母(the Mother of All Demos)

发布:武汉新闻网

来源:知乎    编译:ConanXin

编译自:连线杂志(Wired)最近的一篇文章:How Doug Engelbart Pulled off the Mother of All Demos,这篇文章摘自Adam Fisher 写的《Valley of Genius》这本书。

搜163 http://www.so163.cn

道格·恩格尔巴特(Doug Engelbart)是第一个真正制造出我们现在可能很熟悉的电脑的人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他曾在海军担任雷达技术员,随后来到硅谷。在他自己看来,他是一个“天真的流浪者”,但硅谷的某些东西激发了他的远大理想。恩格尔巴特的想法是,未来的计算机应该针对人类的需求——沟通和协作——进行优化。他认为,计算机应该有键盘和屏幕,而不是打孔卡和打印输出。它们应该增强而不是取代人类的智力。因此,他召集了一个团队,建立了一个工作原型:联机系统(the oN-Line System, NLS)。与早期的努力不同,NLS不是军用超级计算器。这是一个通用工具,旨在帮助知识型员工更好更快地工作,这是一个有争议的想法。让非工程师直接与计算机交互被认为是轻率的,甚至是乌托邦式的颠覆。然后人们看到了“演示”。

麻城教育网 http://www.machengedu.cn/

道格·恩格尔巴特:我终于拿到了博士学位,开始教书,并申请了斯坦福研究院(Stanford Research Institute, SRI),我想如果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探索这个“增强”的想法,那就是那里。当时斯坦福还是一所小型工程学院。惠普成功了,但仍然很小。到1962年,我写了一篇关于我想做什么的描述,第二年我开始拿到钱。 麻城教育网 http://www.machengedu.cn/

鲍勃·泰勒(Bob Taylor,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[DARPA]局长,该机构资助了恩格尔巴特的工作):一个我从未听说过的SRI的人,提出了一项名为“增强人类智力(Augmenting the Human Intellect)”的提议。我喜欢这个提议中的想法。我最感兴趣的是,他将以一种人类从未有过的方式来使用计算机:用他的话来说,就是“增强人类的智力(augment human intellect)”。这是我能想到的最清晰的描述。我和这家伙取得了联系,他来华盛顿见我,我们帮他签了一份NASA的合同,这比他以前得到的资金要多很多。这让他和他的团队开始这项研究。

BBTI论文 http://www.bbti.cc

恩格尔巴特:我有钱做一个研究项目,试图测试不同类型的显示选择设备(display selection devices),就在那时我想到了鼠标这个想法。

麻城教育网 http://www.machengedu.cn/

比尔·英格利什(SRI总工程师):那发生在1963年。我们与NASA签订了一份合同,评估不同的显示指向设备(display pointing devices),所以我收集了不同的设备——操纵杆、光笔——道格在他的一个速写本上画了一张“鼠标”的草图。我觉得这看起来很不错,所以我拿着它,让SRI的机械车间为我做了一个。我们把它包括在我们的评估实验中,它显然是最好的指向装置。

泰勒:“鼠标”是由NASA资助创造的。还记得NASA宣传“菓珍”(Tang,饮料)对文明世界的巨大贡献吗?嗯,有一个更好的例子,但是他们不知道。

恩格尔巴特:我们必须自己制作计算机显示器。你买不到它们。我想1963年花了9万美元。我们只能从零开始。显示驱动器是一块3英尺乘4英尺的电子设备。

史蒂夫·乔布斯(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):道格发明了鼠标和位图显示。

巴特勒·兰普森(Butler Lampson,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教授):SDS 940(用于演示)是我们在伯克利的一个研究项目中开发的一个计算机系统,然后我们慢慢将其变成产品。恩格尔巴特在940上建造了NLS。

泰勒:道格和他的团队能够使用现成的计算机硬件,通过软件改变你能用它做什么。对人们来说,软件比硬件更难理解。硬件,你可以拿起它、触摸它、感受它,看看它是什么样子的,等等。软件更加神秘。道格的团队确实进行了一些硬件创新,但他们的软件创新真的很了不起。

比尔·帕克斯顿(Bill Paxton,增智研究中心[Augmentation Research Center]的同事,参与了“演示”):记住——把你自己放在当时的情况。这是一个小组,一整个小组,共享一台功能大致相当于……(计算机)。如果你用iPhone来衡量计算能力,那相当于千分之一的iPhone。这个小组的10个人使用的是iPhone千分之一的计算能力。太疯狂了!这些人创造了绝对的奇迹。

唐·安德鲁斯(Don Andrews,增智研究中心的另一位同事):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,基于道格的愿景,我们正在努力做什么。我们正在寻找快速原型化新用户界面的方法,因此构建了一个框架,一个基础结构,我们可以非常快速地在其上构建一些东西。我们知道事情会很快发生变化,本质上我们是在自我激励。

艾伦·凯(图形用户界面的先驱):在编程中,有一个广泛的理论认为,一个人不应该制作自己的工具(one shouldn’t build one’s own tools)。这是真的——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那上面了。另一方面,如果你能制作自己的工具,那么你绝对应该这样做,因为可以获得的杠杆作用是不可思议的。